当前位置:首页 > 潜江市

biyingwang

biyingwang  但我们还要花大量人力,心里心里物力,财力去围绕天猫的游戏规则运作。

 问题二)为什么做新基金?新基金可能有什么优势?合伙人C:致每走入第一,致每走入做早期投资新基金的决策流程可以更简化;第二,老基金的投资风格会偏稳健,新基金可能更容易抓到一些新的机会、新的风口。biyingwang所以抓住风口我先立一步这个是可以的,心里心里但是立完之后要立刻延展。

但我投了很多交易平台,致每走入我觉得我很难看到下一个的C端的具备2C网络效应的。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也在找第二个或者是第三个根据地,心里心里根据地多了就成一个大胖子了。这是一个基于人的投资逻辑不是基于资源,致每走入就是只投人。biyingwang

合伙人A:心里心里我觉得你刚才说的找到根据地以后要扩张我也是很同意的,心里心里我们研究了两百个基金,有一百二十个死掉,这一百二十个怎么死掉的呢?我们发现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专注的那个行业里面有nanotech、cleantech、semiconductor等等这些波动性很强的行业。致每走入这个可能对FOF的角度来说就是一个像投BAT等上市公司和投A轮的角度差异一样。

如果是大的,心里心里会在什么领域出来?合伙人A:心里心里就我们观察到还是有很多品类都没有被很好的服务,之前之所以没有出现这样的平台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因为某一些基础设施还是没有成熟,Mobike就是一个例子。

合伙人A:致每走入是,还有就是很多顶级的VC都不用投票制,比如Benchmark。第二点呢我观察XX基金,心里心里第一个是人足够强,第二是背后相对是有比较强的力量的支撑,这点很重要。

反正我个人是越做越有敬畏之心,致每走入越做越觉得红杉、致每走入启明、DCM等真的很厉害,所以我越做越觉得自己浅薄,越做越觉得早知道应该晚点出来,这个是我个人的一点重要的感受。像很多老的基金里每个人都是一身成就,心里心里都投了很多很多厉害的东西,当然他本身就已经养成了习惯,非常喜欢仔细的思考一些东西,所以投票不行。

互联网行业里面,致每走入要不就是真凭能力、要不就真凭资源,资源和能力都是两个不同的方法论,没有谁是对谁是错。合伙人D:心里心里我同意,因为所有的机会是由需要driven的。

分享到: